制假商的嚣张,反过来印证了,官方打假的震慑力度有待提升。得承认,对于茅台镇种种的白酒制假乱象,当地相关部门并非没有动作。但对“三无”洞藏酒这种更为隐蔽,也更为分散的造假问题,官方似乎一筹莫展。仁怀市市场监管局相关人士就坦承,在打击违法生产和销售洞藏酒的过程中,往往在市场遇到信息不对称的情况。对于一些三无洞藏酒无法追根溯源,就算有的酒写有具体的厂名和厂址,执法人员去查询时,会发现这些厂名和厂址是被盗用的,让执法人员难以下手。

2017年,唐培坤在线上销售200多万斤脐橙,客户遍及全国各地,为农村、农业发展带来了客流量和关注度。